对2020年及未来 沈南鹏李开复等10位投资人在看什

时间: 2020-01-27

  原标题:对2020年及未来,沈南鹏、李开复、高啸虎等10位投资人都在看什么......

  擅长抓住新经济大趋势投赛道的沈南鹏,嗅到了出海与数字经济仍未大规模渗透的垂直商机;

  长期关注2C类型,投出B站、美团点评的甘剑平,仍将执着于移动互联网领域的投资;

  “投资界网红”朱啸虎,表示企业服务公司在资本市场的表现远远领先消费互联网;

  慧眼识瑞幸,重注1.2亿美元让瑞幸咖啡创立仅18个月就敲响美国纳斯达克的钟声的刘二海,将继续寻找构建在新基础设施之上的新物种;

  和黄峥仅交流15分钟就投资拼多多的张震,仍将聚焦新技术和新消费两大投资方向;

  2019年底成功募资35亿元的陈维广,继续关注有关“效率提升和自主创新”的企业服务和硬科技机会,基于“支付方创新和医疗服务创新”的大健康机会,以及基于“新人群、新场景、新品类”的消费机会;

  成功投中了17家独角兽,对技术有深刻理解的李开复认为市场的下一个机会来自于技术驱动的后端创新;

  投中小米、美团点评等公司的邝子平,表示市场上还有纯商业模式创新带来的创业机会,而硬科技也将真正落地到不同的垂直行业……

  现在数字经济发展出现了两个趋势:一是全球化越来越明显,不仅在中国、美国,其他诸多国家和地区,比如东南亚、中东,甚至拉美、非洲,都出现了一批发展迅速的“独角兽”;二是现在的数字经济几乎渗透到所有领域,每个行业都在互联网化、数字化、云化。数字化在各领域加速渗透,释放出巨大的创新活力。

  推动全球数字经济发展主要有三个原因:第一是各国在推动数字化方面的努力;第二是90后年轻企业家在互联网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而这批90后是伴随着互联网成长起来的;第三是消费互联网向产业互联网转变的趋势正在加深,数字化开始渗透到各个行业,提升行业效率。

  如果说两年前人工智能投资还集中于底层技术投资,现如今投资人更关注创业团队对于场景的理解和把控能力。市场竞争越来越激烈,随着算法、大数据、芯片等技术的标准化程度越来越高,只有解决垂直行业痛点的公司,才有机会成为伟大的公司。

  中国已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增速也不错,消费市场规模很庞大,但消费在GDP中的占比与美国相比还不高,未来会有比较大的释放空间。

  第二,我们更加看好消费互联网,觉得这一领域还有很多机会。现在中国大概有7、8亿互联网用户,虽然人口红利可能已经没有了,但大家在互联网上的消费数额越来越多。以前,电商在整个零售中的占比大概只有个位数,现在已经有约20%了;人们此前对于互联网付费的意愿没有那么强,现在各类包年、包月付费是很常见的事。

  所以,渶策未来会以消费互联网为主,也会看一些同消费相关的产品或服务,比如宠物行业、社交电商等。除了宠物外,我们对媒体、社交网络的一些细分方向也很有兴趣。

  渶策的另一个主要方向是智能科技。香港挂牌彩图,利用人工智能、大数据等新技术来赋能企业,从而让企业更高效地运转,更快地获得用户增长,或者说捕捉到商机。智能科技必须能在一段时间内做到完全的商业化,要非常明显地帮助企业大规模提升效率才行。

  据美国几份移动市场的报告显示,2018年全球上网的用户数量大概是30亿左右。这一数字在2021年将增长到近38亿。而其中有三分之二的用户将来自印度、东南亚和拉丁美洲。来自印度的用户占比最大,将超过6亿。这些用户的年纪近一半都在24岁以下。他们生活在信息时代,从小就对各种电子产品十分熟悉。他们其中有70%的人都是通过手机上网。因为使用 ADSL 上网只能在固定的地方,例如家里和公司。越来越多的人希望能够随时上网,所以移动设备的需求越来越大。在印度,4G 的普及降低了人们的上网成本。

  在巴西,虽然人均GDP已达到8900美元,互联网普及率达到70%,但巴西这十年来的经济并没有成长,甚至有所衰退。在这样的背景下,是否通过移动互联网的成熟度让IT发展的更好,是很多在巴西创业者和VC关注的话题。

  印度人均 GDP 较低,只有2000美元,互联网普及率为41%。但是头部的2亿人口的人均 GDP 是可以跟印尼相比的。所以,现阶段在印度做投资时,投资 2C 模式的公司可能不是最好的时机,需要等人均GDP变得更高一些。

  2018年,VC在印度市场共投资80亿美元,在拉美共投资20亿美元,而在东南亚投资了110亿美元。关于印度市场,因为大众普遍看好印度市场的未来发展空间,(越来越多的投资者聚焦印度市场)所以该国企业的估值会比较高。随之产生的独角兽数量也就比较的多,目前有19家。而拉美和东南亚各有7家独角兽。这里拿印度和纽约做个比较,纽约2018年的投资金额为140亿美元,却仅有20家独角兽。

  上述国家未来被投资的机会将越来越大。世界上规模比较大的基金,例如老虎基金和我们,在这几个国家,尤其是印度,注入的资金额度将越来越高。

  企业级和消费级的平台是不一样的。消费级有供应端的也有需求端的,非常分散,通过平台实现更多的网络效应,平台越大优势越高。企业级的平台不容易,但为什么我说RPA是一个平台?第一它是跨行业的,不同于现在很多企业级SaaS有行业属性,跨行业就是不同行业的公司都可以用;第二RPA是跨部门的,公司里的不同部门都可以用。能同时具备这两个属性,我觉得挺少见的。所以你们的客户群,就是跨行业的企业,各个企业的各个部门,都可以用,这是非常难得的一个基础。

  以前在中国,软件大家不愿意付钱,用盗版,但美国对知识产权比较重视。现在中国转变了。另外,以前国外的人工成本贵,中国的便宜,这个现在也改变了。现在的机会我觉得就是历史性的机会。中美贸易战导致国企或者国内的公司都想自主可控,市场就给腾出来了。同时,中国的人工成本在往上走,RPA解决的又是人工成本的问题。所以我说这是一个历史机会,你们站在这个时间点,这是一个非常非常大的历史节点。

  重担在我们这儿,咱们要努力。不仅要看到客户的需求打造产品,非常关键的还有市场的销售,不是堆人去打单。中国过去并没有很多做SaaS成功的公司,提供很多成功的销售经验可复制、可借鉴。所以我们要用一种非常开放的心态去学习去成长,要快速迭代,要能够不断地吸引优秀的人才到我们团队里面来,这是我觉得很重要的一个东西。

  当下中国在企业服务领域的发展,比美国晚5~10年,但中国市场具有后发优势,例如,中国的互联网公司正在更积极地使用人工智能等数字技术。中国所有从事企业服务的企业市场份额加在一起是美国的1/100。企业服务是非常明确的大的机会,在未来十年,即便市场份额做到美国的1/5都存在非常多的机会。

  与此同时,产业互联网的市场潜力需要时间来释放。今天美国有200多家超过10亿美金的企业服务类企业,但也要看到这些公司发展到现在的规模已经用了六、七年时间。中国也将走类似的路,企业服务的资本效率远高于消费互联网,我们相信未来十年,企业服务能给投资人创造很多回报。事实上,过去12个月企业服务公司在资本市场表现远远领先于消费互联网。

  未来十年创业重心要从“一个中心点”转变为“两手抓,两手都要硬”。人口红利基本结束了,但技术红利还有很多机会。中国具备抓住技术红利的条件和实力。单单就发明专利而言,已经走在世界前列。同时,因为企业服务的资本效率远高于消费互联网,未来资本将会向企业服务、智能制造等产业领域迁移。

  产业互联网是信息技术和传统行业的结合,可以激发很多市场空间,智慧教育、智慧医疗、智慧零售、智慧农业、智慧渔业、智慧出行、智能制造等产业领域都将有非常多的机会。比如,在智能制造领域,面对人力成本不断上涨,招聘流水线后的年轻人不愿意做流水线工人,制造业非常需要提升信息化能力,获得降本增效的行业解决方案。

  伴随着中国新基础设施的成熟,投资人和创业者有可能参与到万亿级行业的重塑中、参与到社会经济变革的过程中、做出一些与众不同的事,这是一件激动人心的事。

  在新基础设施之上,一切都才只是开始。新基础设施引发的产业巨变将孕育出更多“瑞幸”,让我们一起发现更多新物种,迎接新的十年!

  2020年,新十年的开端。中国经济进入了新基础设施的威力全面爆发的时代,新基础设施将孕育出丰富多彩的企业新物种,核心技术的发展将开辟出具有创造力和想象力的新行业。

  工具改变,效率倍速提高,而效率的提高更会直接改变人们的工作方式、生活方式:瑞幸咖啡从成立到上市只用了18个月;短短两年间,一个市值近百亿美金、并且正在改变数千万中国人咖啡习惯的公司就这样诞生了。

  蔚来汽车用四年时间造出了中国人自主品牌的高端新能源车,获得了用户的高度认可,这在传统汽车工业时代同样是不可想象的。

  摩拜单车从一辆轮子一蹬就掉的试验车变成人们出行生活的一部分,每天骑行次数达到数千万,价值近30亿美金,也只花了两年时间。

  不耐心就不要做VC了,因为VC本质就是一个长期的价值投资。我们经常说不忘初心,作为一个VC的投资人不忘初心,我觉得就是要坚持长期的价值创造,然后要保持一个正确的价值观。

  有些年轻投资人可能觉得价值观很虚,但其实价值观与投资回报紧密相连。比如说什么叫耐心资本,他的对面,他的反面可能就是说一些想挣快钱的方式。比如说前两年比较热的ICO之类的,很多人确实通过这种方式挣到了快钱,但是他们赔的更快,你如果价值观不正确,最后可能血本无归,我们作为VC来讲,就应该是坚守我们自己的本心,坚守我们的本份做长期的价值创造。

  高榕资本将继续聚焦新技术和新消费两大投资方向,高榕资本坚信,随着人口结构和社会环境的不断演变,人们的生活方式发生了很大变化,对消费的认知得到了极大提升,消费需求愈发成熟,从而催生出越来越多的新基础设施和新品牌。同时,科技发展是不可阻挡的趋势,在创造商业价值的同时,也为人类生活带来指数级变化。

  中国经济正面临从数量增长向质量增长的演进,受高等教育的人口比例持续增长,研发人口红利释放,工程师数量迅速增加。人口供给升级将有效推进中国的传统产业数字化转型和核心技术的自主创新。同时,由于中国人口结构的老龄化压力、亚健康问题和慢病发病率的持续上升,医疗服务、药品流通、支付体系将出现全新的变革。

  对于“新常态”下的创业,蓝驰认为创业结果的验证周期正在被拉长,这对团队是更严苛的要求。

  过去很长一段时间,中国做To B业务不赚钱的原因之一是,主要客户集中在央企、国企、政府、军工企业,以及小部分互联网、电子商务企业和少量中小企业,主流客户付费能力强,但数量基数很小。但近年来,由于供给侧改革,优化产业结构、淘汰落后产能,越来越多传统行业的企业,以及大量的中小企业要想适应市场竞争环境,实现业务的转型升级,需要借助更先进的技术手段和数字化管理方式。所以,To B业务如今面临更大量、更多元化的需求。

  企业应用软件及其他企业级服务发展所需要的基础条件正在走向成熟。第一、要有好的云计算基础。第二、一定需要有大的客户能接受这样的方案。在中国,这两个必要条件正在不断成熟,市场已经被教育了一轮。但是,To B业务的成长周期长、增长速度慢,企业客户的决策链条或者说是采购模式、执行都比To C更复杂,成本也更高。同时,聚焦到中国市场,还有一些特殊的情况存在,比如产品的存续周期短,标准化难度高,商业环境的变化频繁导致客户需求变化高频。

  产业互联网的本质是利用新的技术赋能产业,但To B的爆发其实还远远没到。之所以外界开始高谈To B,是因为To C的爆发性机会没有以前那么多了。不能因为To C红利陆续消失,就制造下一个风口,引发新一轮泡沫。从过去到现在,To B的投资机会和主题一直都很多,但不能称为风口。

  如果我们去思考,这几点还会继续成长吗?GDP不会像以前那么快速的成长,移动互联网的红利也已经吃完了。再下面融资也面临了各种的挑战,我们下面的机会会在哪里?

  如果我们看过去的增长,基本来自于重构了用户体验。用户无论是需要在线下买东西,做社交,认识人,或者O2O等,中国已经是世界领跑的,有很多伟大的数字公司已经产生。他们重构了一个交易界面,重构了一个用户界面,也创造了巨大的价值。还有非常重要的是累积了巨大的数据。

  有人说是互联网进入了下半场,这可能是好听的说法,事实是最大的红利期已经结束了。我们不会再期待像是过去五年十年有这么多超级独角兽的产生,这一类平台级别的移动互联网的独角兽,未来会大大递减。

  创新工场认为下一个机会是来自于技术驱动,后端创新。什么叫后端创新?如果前端创新所颠覆的是社交、媒体、支付、O2O,后端是相对传统的行业,比如说物流、企业服务、工厂供应链、零售教育、医疗。

  价值的创造,在这些领域会再带来30%-50%的成长,增长的主要原因是今天我们的后端还非常的低效,可以看到物流行业是分散的,不像美国有这么多的巨头。拼多多买东西,背后有上千万级别的小工厂,用非常低效的方法在生产。我们可以看到各种三四线城市的零售,买到的东西是多层不合理的利润的分配。所以现在非常低效的效率,就是我们创造效率的巨大机会。

  我们可以把这四种问题分拆下来,分别是线下的后端,线上线下整体的,还有运营成本的提升,最后是行业级别的提效。

  这一年,我们花了不少的时间把未来大概两、三年的投资布局做一些调整。在过去的8-10年里,消费互联网和IT是两个非常清晰的不同品类,我们是比较早的把TMT分开来做投资的,现在又把TMT合起来。其中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纯商业模式的创新还会有,但未必像过去几年那么热闹,能够再创造出像美团等这样大的平台出来。对于纯科技平台的深挖,不论是做人脸识别的平台,还是其他的平台,启明创投也做了一些。

  未来的两、三年,硬科技将真正能够落地到不同的垂直行业,科技将在不同行业、领域赋能,包括消费领域、传统行业等等,将利用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及AI等科技手段提高效益。

  启明创投布局比较大的投资板块是医疗健康,对这个板块我们还是非常乐观的,未来几年里,我们看不到任何对医疗健康行业继续健康发展大的障碍和阻力,因此这一块我们会投入一半左右的人力、物力。


      友情链接:
  • 香港挂牌彩图,香港马会开奖挂牌,香港马会挂牌成语,挂牌玄机彩图,香港挂牌彩图期,香港挂牌自动更新,今天挂牌挂什么。